扬州八怪怪在什么地方

更新时间:2019-01-10      

清代中期,扬州经济富嫡,画坛人文荟萃,其中以“扬州八怪”最具影响。

其次,“扬州八怪”之怪,是他们与“正宗”画风有不同的异趣。他们的艺术风貌背离了当时统治者所推许的“正统”画派,包括以“四王”为首的山水画派跟以恽寿平为代表的花鸟画派,转而持续了明代陈淳、徐渭及清初石涛、八大山人的艺术观点和创作方法,主张重创新、抒个性,表示出对事实的关注,这种个性化、主体化和世俗化的特点,被目之为“怪”。

▌高翔

“扬州八怪”以怪著称,那么,他们怪在何处呢?

“扬州八怪”主要以泼墨工笔花鸟画为主,诗、书、画、印融会贯通,丰富了绘画的表现形式,并以金石书法入画,崇尚恣肆雄强的磅礴气势和朴茂奇崛之美,在艺术面貌上开一代新风,具备划时代的意思。

“扬州八怪“虽“怪以八名”,但自清以来享有“八怪”之称者就有15人之多。清末李玉棻在《瓯钵罗室书画过目考》中所列的8人辨别为:汪士慎、李鱓、黄慎、金农、高翔、郑夑、李方膺跟罗聘。

首先,“扬州八怪”虽是各怀才艺的文人画家,但社会经济地位较低,绘画对他们并不仅是自娱,他们也不拘于封建文人的儒雅气质,而是与商人配合,适应市民阶层的审美喜好,所谓“俗中带雅方能处世,雅中带俗可能资生”,与传统文人比较,确实是怪了。

高翔与汪士慎皆以梅花名世,又各具特点,擅八分书,工篆刻,师法程邃,与汪士慎、丁敬齐名。高翔题画,创书余之说,意思是自己的画仅是书法之余事,譬如先有唐诗后有宋词,可见其对书法自视甚高,不肖为画工也。中国文人画的重要特色是以诗书入画,存在强烈的书卷气息,而不是色彩浓烈、描摹工细的院体画或工匠画。高翔以书意入画,画面中自然表现出书法用笔的灵动飞腾。

从技法上说,“扬州八怪”在实际及实际上,都有本人的独到之处,有着一些翻新性探索,比喻对书法入画的实践,个性十分强烈,如李鱓的狂草入画,郑燮的“六分半”书入画,金农的“漆书”等等,都自成一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