吕国英 至简难,至繁更难——艺术创作十大命题

更新时间:2019-02-23      

艺术创作中,“简”与“繁”是一对特殊抵牾,也是一种艺象存在,既属两类艺术语言,也为两种艺术状态。那么,是求简还是追繁,是至简离繁,仍是至繁离简,抑或是简繁合适,始终是横亘在文艺工作者面前的课题,也始终是难以躲避的挑战。正确认知与回答这一挑衅,不仅益于廓清艺术思维与理念,尤其益于艺术创作的探索与实际。

■吕国英

道家哲学中,有“大道至简”之论,依“道”表示“终极真理”,意为真谛、法则或原理,往往是极其简单、明了的。与之相“传移”,学界又有“大艺至简”之说,用“大艺”表白艺术之大道,意为艺术之本质、艺术之法令,也是非常简要、极其朴素的。

——对艺术创作的十大命题之二

朱德群 作

简者,略也,常有简单、简略、简约、简朴、简捷、简练等“简”言;繁者,多也,常见繁多、繁密、繁华、繁博、旺盛、繁冗、滋生等“繁”语。依语意论,简与繁互为反义,相行相背;且相反相成、对立统一。

李连志 作

显然,“大道至简”与“大艺至简”之“至简”,是哲学概念、美学思维,属于思维、审美范畴,是思想、理念,是世界观、方法论,也是艺术观、境界论,引领与统摄艺术创作,是“道”之境界,而非“技”之层面;是形而上之理念,而非形而下之状况。

至简难,至繁更难